位置:羊井殷寺新闻>综合>正文

94岁老英雄回忆上甘岭:撤下阵地时,很多战友再也没回来…

2019-12-01 19:25:02 | 来源:羊井殷寺新闻 | 热度:1604 | 评论:0

今天是[第四年第七个月第二十六天伴随你的天空]

三角洲老兵尚蔡邕讲述了尚干岭战役的故事

尚干岭在哪里?

朝鲜金华县北部的武胜山海拔1061.7米。武胜山主峰东南4公里处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是著名的上甘岭山脉,距北纬38度30公里。

什么是上感灵?

被381个弹孔刺穿的横幅的一边是上感岭!

炮弹把海拔降低了两米。抓着一把土,半铁屑半弹壳的小山是上甘岭。

一群带着一起死去的意愿封锁大炮和坦克的老兵是上甘岭!

上甘岭是一个永远无法用志愿军的鲜血占领的精神高地!

永久纪念碑

■尚蔡邕

1952年4月,军队接管了武胜山的防御。当时,我在志愿军第十五军第45师第134团第一营担任第二任排长。

当我们师接管防御阵地时,主峰位置没有隧道。阵地上散布着粗糙的防御工事和一些分散而简单的炮眼。因为我们的防御工事不够坚固,我们的上级要求我们不要暴露得太多。如果暴露在外,敌人的炮火会猛烈轰炸我们,给我们的军队造成重大伤亡。在敌人和敌人阵地的对抗中,敌人特别傲慢。凭借火炮和坦克的优势,他们不断用良好的步兵装备和空袭力量轰炸我们的阵地。

虽然我们的前线部队在防御战中打得特别顽强,但他们也打得非常艰苦,造成了重大伤亡和几次换岗。每个战斗单位通常每3天和5天更换一次。在防御工事中移动是不方便的。大多数士兵都低着头,着腰。他们的行动很不方便,给部队的部署造成很大困难。因此,每个战斗单位的轮换次数相对频繁。

为了改变这种不利局面,士兵们冒着敌人的冷枪,开始修建更坚固的防御工事。团长让我们挖下防空洞,把它们和其他防空洞连接起来,形成隧道。英勇的志愿士兵日夜挖掘隧道、壕沟、交通壕沟和掩体,并将它们连接成一个整体。前后六个月,我军形成了以隧道为骨干的防御阵地。防御能力明显提高。每个人都充满信心,但没人会想到这场战斗的悲惨程度在世界上是罕见的。

长期以来,美军凭借其强大的火力对我们的阵地进行不间断的攻击,给我们带来不小的伤亡。

每当我们看到殉难者的尸体被抬走,悲伤和愤怒就会涌上我们的心头。(直到今天,我还依稀记得那些年轻的面孔。大多数死在国外的士兵没有后代,甚至他们的名字也无法核实。为了改变这种局面,我们的上级要求我们利用一切可用的资源来反击敌人,而不是被动挨打。

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我军第四十五师发起了“打击活目标”运动,用冷枪和冷炮在全师消灭敌人。士兵们通过狙击、冷枪和冷炮展示了他们的魔力。在距离敌人阵地100米(200米和500米)以上的地方为生死而战。美国军方遭受了冷枪袭击,狙击手山脊也因此而闻名。

上甘岭的右边是我们三连三排的防御阵地,一座名叫小邓台的小山。小店台和上甘岭的位置相互呼应,互为犄角。当遭到美军袭击时,他们可以在炮火中互相支援。我的排是一个由50多人组成的强化排,配备了两挺重机枪和两个火箭发射器。那时,它的装备更好。同志们都在为和敌人打好仗而战。

战前,上甘岭被青山绿水覆盖。在左边不远的树上,有一条小溪从武胜山流下来。早晨日出时,它也充满诗意。仅仅因为两军面对面,整个阵地出奇的安静,除了远处蜿蜒的道路上传来的汽车声和美国士兵从美国阵地上的叫喊声。也许这是所谓“黎明前的黑暗”战争之前的最后一次和平。

根据上级的要求,每个排长将定期向连队汇报,我的第三连队将在山顶。有一次,我去廉布报道我的工作。突然,敌人的炮火击中了隧道入口。泥土和石头掉了下来,入口几乎被堵住了。教练王德发和我迅速抓起一把铲子,两人轮流铲泥土。敌人连续炮击了大约半个小时。突然,一枚炮弹击中了正在铲土的教练。我上前帮忙,发现老师一只耳朵聋了。血液顺着我的耳朵流了下来。服役多年后,我现在知道一场大战即将来临。

四个月后,1952年8月底,我被调到公司担任副指导员,驻扎在上甘岭右侧的一座山脊上。我们的主要任务是防止敌人从侧翼渗透,支持主峰位置,并为其提供侧面火力。这时,整个师的所有士兵都已经闻到了战争的硝烟。我还动员每个人尽可能多地写家书,这是我目前能做的一切。

1952年10月14日,苦涩的上甘岭战役开始了。

一大早,上甘岭就遭到了惊天动地的炮击和轰炸。

上甘岭驻军第135团与敌人战斗到底。战斗持续到黄昏,除了主峰关口高地597.9的9号阵地以外,其他所有阵地都失去了。

消息传到了致仕、陆军部和两级首长。他们非常生气。他们要求我们师立即组织部队反击。崔龚建指挥官着火了。他命令部队连夜组织反攻。他要求敌人利用不稳定局势发动猛烈攻击。整晚都在开枪。这些职位换了几次手。最后,我们终于夺回了所有的阵地。

战斗的第一天,我们利用夜战让敌人付出了1900多人伤亡的代价。

15日,敌人凭借空中和火力优势占领了我们的两个地面阵地。

15日晚,我军第134团第一营的三个连由营长李雍正率领进入上甘岭。在部队移动期间,第二连被敌人炮火覆盖,造成重大伤亡。只有十多人能够战斗。一连和三连到达指定位置后,士兵们义愤填膺,立即向敌人发起猛烈攻击。那天晚上,第一营成功地收复了失地,坚持到第二天晚上,连续撤退到597.9高地的6号隧道。

他们坚持在隧道里与敌人战斗三天。然而,19日上午11点多,美军包围了隧道入口,向隧道内投掷炸弹,并用火焰喷射器喷射。在关键时刻,他们开始突破。美军的火力网在隧道入口处展开。在冲出隧道的20多人中,只有两三个人冲了出来,其中大多数被火焰喷射器烧死。那天晚上许多反击的部队看到了隧道入口斜坡上烧焦的尸体。我们没有时间悲伤。

白天,敌人以强大的火力占领了阵地,晚上,我们发起夜间进攻,夺回阵地。我们134团7连是主要连之一,被称为“铁7连”,在10月16日、17日的一系列反攻中,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去战斗,连战全部战死。在消灭了800多名敌军并放弃所有援助后,他们都毫不犹豫地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19日,在夕阳悲惨落下的那一刻,46支重炮和24个火箭发射器遭到敌人的猛烈轰炸。我的五个步兵连反击敌人。到目前为止,我的第45师的27个步兵连都参与了上甘岭战役。

在夜色中,在炮火的烟雾中,第45师的一个又一个连投入了阵地。超级英雄黄继光在19日晚的反攻中英勇牺牲。

我是一个营连,整个连分散在大大小小的五条隧道里,运送弹药和物资的人员从山脊两侧经过。

有一次,我带领32名士兵和第二排的排长在597.9高地进行反击。我们晚上进入隧道。隧道的高度对一个人来说不够高,而且气味混浊。我们一进入隧道,我们的大炮就开始轰击地面阵地。随着大炮向后延伸,我们成群结队地走出隧道,向敌人散开。

这个位置的表面是粉末状的松散土壤,前面是一个斜坡。从事临时工作的美国士兵看到我们毫无斗志地俯冲下来,在胡乱开枪后开始奔跑。我们使用冲锋枪、莫洛托夫反坦克手榴弹和爆炸弹袭击敌人。追了一段距离后,我们迅速从地面阵地撤退,以防止敌人被炮火覆盖。美国驻军仍在逃跑,同时向我们的方向投掷烟雾弹。随后,美国军队的炮火很快就来了。这次反击,我甚至伤亡了十几个人。

11月5日,经过23天23夜的激烈战斗,第45师被命令撤出战斗。

当我的战友林文贵,第七连的教官,从高地撤退时,他看着他的连里仅存的9名士兵,一个接一个蓬头垢面,黑手衣衫褴褛。当他到达中途点时,他在一个小水坑边停下来说,“我们不能和那些输掉战斗的人做同样的事。所有这些都应该清洗干净并刷新。我们赢了。”

那天晚上,所有部队的同志都走出了烟雾弥漫的隧道,撤出了他们的阵地,但更多的没有回来!他们的英雄永远漂浮在上甘岭之上。他们用血和肉建造了一堵钢铁长城。

我将永远怀念失去的战友!欢呼永恒的纪念碑!

俯视郁郁葱葱的上甘岭山脉,往事历历在目。六十七年后,地面上的弹片已经锈成斑驳的绿色,烟雾变成了一片翠绿的森林。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老人尚蔡邕被调到襄阳军区工作,现已退休,安置在襄阳市第二军区。

过去时期的亮点

作者/胡兵郭春子

值班编辑/袁温韬

远程编辑/王严蕊、何余伟、李希同、刘益铭

责任编辑/张向峰谢王羽彤传

Mailbox/yxtbzs@qq.com划界案

来源:我们的天空

江苏福彩快三 11选5投注 广东11选5 吉林快三 浙江十一选五

 我要评论: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羊井殷寺新闻,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9 羊井殷寺新闻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