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羊井殷寺新闻>综合>正文

铁龙飞驰强国脉——新中国成立70周年铁路交通发展成就综述

2019-11-25 10:09:54 | 来源:羊井殷寺新闻 | 热度:1691 | 评论:0

铁路是国民经济的主要动脉,在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中起着重要的支撑和引领作用。在世界现代化的进程中,铁路逐渐发展成为大国崛起的“国家砝码”。

然而,经过一百年的沧桑和战争,中国一度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加入铁路时代后短暂离开”的国家之一。1894年,在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期间,中国的铁路总长只有500公里,而美国的铁路总长达到28万公里。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家可用铁路总长度保持在22500公里。

一声雷鸣,新中国成立,中国大地的觉醒爆发出强大的发展能量。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中国人民自力更生,锐意进取。从被战争破坏的铁路的快速修复开始,“钢龙”将首先穿过西南,进入青藏高原。高铁从“零”起步,在规模和技术创新方面跃居世界领先地位。70年来,在辽阔的祖国,铁路紧密交织在一起,高速列车飞速前进,3万吨重载货运列车诞生了。中国铁路已经从“追赶”转变为“领先”。

时间像风和霜一样飞逝,风和霜会融化春风从“自然屏障”到“大道”,从“走得好”到“走得好”,从“旅游苦”到“享受”。中国铁路在发达国家走过了70年,走过了200多年。中国的高速铁路甚至写下了人类历史上加速和超越的壮丽史诗。

奋起直追打造大国动脉

到2018年底,全国铁路运营总里程将达到13.2万公里,是1949年的5倍。“四纵四横”高速铁路网已经建成并投入运营,中国成为世界上唯一拥有高速铁路网的国家。高铁总运营里程超过2.9万公里,是2008年的44.5倍,超过世界高铁总里程的2/3,居世界第一。

回首过去和现在,让人感慨万千!回顾70年前,数量少、布局局部、标准杂、质量差是新中国成立时的铁路烂摊子,也是新中国铁路事业发展的起点。

新中国成立前夕,中国2万公里长的铁路中只有1万多公里能够通车,主要是在东北和沿海地区。西北和西南的大型铁路网几乎是空白的。

新中国成立后,1949年修复铁路8278公里。到1949年底,全国铁路营业里程只有22000公里。

战后,一切都需要恢复。新中国成立后不久,首先决定“填补西部地区的铁路缺口”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后,中共中央西南局作出的第一个重大决定是“把成渝铁路建设作为促进各行各业发展的第一步”。

1950年春,中共中央、中央人民政府政治委员会批准了西南军事政治委员会关于建设成渝铁路要求的报告,提出了“依托本地、齐心协力、取材本地、修铁路”的方针。当时,国民经济非常困难,中共中央书记处批准“先拨两亿斤大米修路”。

1950年6月15日,成渝铁路正式开工建设。据历史记载,当时的建设条件非常落后,西南地区有十多万军民投入建设。“在道路建设之初,几乎没有机械设备。这些都是人力,铲子和镐被用来挖掘,龙骨车被用来抽水,电石灯被用来照明。”

然而,由于这样一个以农民为主体的建设团队的努力,该项目进展迅速,505公里长的成渝铁路仅在两年内竣工。1952年7月1日,成渝铁路通车。这条铁路是我国设计建造的,完全用国产材料建造,开创了新中国铁路建设史上的新纪元,为新中国铁路建设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自1952年成渝铁路建成以来,中国建设了大量以西南和西北交通为重点的铁路干线、支线和枢纽。到1957年,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已经完成,6100公里的铁路干线已经完成。到1978年,铁路总里程增加到5万多公里,全国铁路网骨干基本形成。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揭开了党和国家历史的新篇章。从那以后,铁路建设的步伐加快了,在20世纪80年代,“南方攻打恒光,北方攻打大秦,中东占领华东”。20世纪90年代,他们“攻占了北京9号和蓝欣,迅速与包忠和侯月作战,然后占领了中国的东部和西南部”。世纪之交,大秦、京九等铁路线、恒光、蓝欣等铁路线相继建成,铁路电气化工程大量涌现。

到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已经在西北和西南地区修建了十几条铁路干线,包括宝成、四川、贵州、成昆和蓝青。中国东部、北部、东北部和中部也修建了许多干线和支线。新建的京九、南昆铁路干线贯穿南北,为华东、中南、西南的发展开辟了新的交通要道。

跨越发展,成就国家大事

70年来,新中国取得了显著的发展成就,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最大工业国和最大商品贸易国。一个大国的地位离不开其重型装备的强大支持。

作为综合运输体系的骨干,国家高度重视铁路的主导作用。经过70年的努力,中国已经形成了一大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世界领先的技术创新。高速铁路、既有线提速、高原铁路、高山铁路、重载铁路等技术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名副其实。

中国高铁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已经走出了一条跨越式发展道路,进入了一个较晚的阶段。

高速铁路是信息技术、自动控制技术、新材料、新工艺等多种技术门类和专业的综合高科技集成。自20世纪60年代在日本成立以来,它迅速在德国、法国和其他欧洲国家传播开来,并日益成熟。

直到2004年,中国才拥有一英寸的高速铁路。2019年1月,中国高速铁路将达到29,000公里。商业运营的最高速度为每小时350公里,是世界上最高的。在长达15年的冲刺中,中国高铁技术迅速进入世界领先行列。

世界银行(World Bank)今年9月9日发布的《中国高速铁路发展报告》称,中国在世界范围内推进了高速铁路一体化、建设、设备制造和运营管理技术,实现了从追求者到领导者的角色转变。

中国高速铁路的发展始于20世纪90年代,当时它完全依靠自己。中国技术人员“蚂蚁啃骨头”,经过多次反复和探索,自主开发了“先锋”高速动车组。2002年9月10日,我国第一条客运专线秦沈客运专线最高测试速度达到292公里每小时。

此外,株洲电力机车厂等国内跟随德国高速铁路冰技术的科研机构也开发了“中华之星”高速动车组,于2002年11月27日在秦沈客运专线上运行最高测试速度为321.5公里/小时。

“先锋”和“中华之星”高速电动车组还没有成为真正的明星,但在这一研发过程中培养的人才团队为2004年开始的中外合作奠定了重要基础。

2004年,前铁道部对时速200公里的动车组进行招标,引进加拿大庞巴迪、日本川崎重工、法国阿尔斯通和德国西门子共同设计生产“和谐”高速动车组。

这种引进和合作给人的印象是“中国高速铁路的成功完全取决于引进先进的外国技术”。“事实上,当时只引进了制造技术,关键核心技术的转让很少。”上海铁路大学前副校长孙杖深入参与相关工作,深知其中的曲折。

2008年,京沪高速铁路正式启动。此前,相关部门、专家学者单独做了18年的初步研究和准备工作。五年后,全长1318公里、设计时速350公里的京沪高速铁路建成通车,成为世界上技术标准最高的最长高速铁路。

在高速铁路的跨越式发展过程中,中国“集中力量解决重大问题”的独特制度优势得到了集中体现。2008年,科技部和原铁道部共同签署了《中国高速铁路自主创新合作协议联合行动计划》。该计划汇集了6家大型中央企业、25所重点大学、11所一流科研机构、51个国家实验室和工程中心,以及由68名院士、500名教授和1万名工程技术人员组成的科技团队,共同解决时速350公里的“复兴”动车组问题。

2017年,中国标准动车组成功量产,正式命名为“复兴”。中国首次在高速动车组牵引、制动、网络控制等关键技术上实现完全自主,各项指标均达到世界水平。“复兴”动车组采用的254项重要标准中,中国标准占84%,16%的高铁技术标准与欧洲和日本标准兼容。

规划政策的一贯实施提供了坚实有力的体制保障。2004年,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的《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为高速铁路系统的发展提供了明确的框架。2008年和2016年,国家两次调整计划,规定到2020年,铁路网将达到15万公里,包括3万公里的高速铁路,覆盖80%以上的大中城市。

强大的环境适应性已成为中国铁路的独特优势。西南山区、西北高原、西部沙漠地区、东部沿海地区、中部丘陵地区和东北高寒地区的铁路网从南向北跨越三个时区、五个气候带和六个典型地貌。北京交通大学的贾利民教授指出,这足以证明中国高铁具有世界上最强的环境适应性。

目前,中国“四纵四横”高速铁路网已经建成并提前投入运营。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京津冀三大城市群通过高速铁路相连。东、中、西、东北四大板块通过高速铁路相互连接。面向未来,中国正在加快建设以“八纵八横”主干线为骨干、区域连接线和城际铁路为补充的高速铁路网。

中国的高速铁路不仅规模庞大,而且世界对其安全和准时运营的“魔鬼”管理也感到惊讶。

高速铁路通常在试运行一年后正式验收,并在验收合格后方可投入运营。列车控制系统自动监控列车运行和中央技术设备,以确保不同速度水平下的安全高效运行。高速铁路已建立自然灾害和异物监测系统,该系统将自动启动应对措施,以确保高速列车的安全。每天每条线路上的第一趟列车是“确认列车”。第一列客运列车只有在检查确认高铁设备完好后才能投入运营。全面检查列车每10天运行一次,对轨道、通信信号和联络网等高速铁路基础设施进行实物检查。电动车组车辆上的3000多个自动传感器可以实时监控运动部件的状态。

良好的基础设施和运营能力使中国高铁准时到达98%,准时到达95%。

中国高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世界的预期,现在有能力领先。

高铁缩短了时空距离,促进了城际区域的协调发展,促进了各种生产要素的快速流动和集聚。

京沪高速铁路和京广高速铁路连接了中国三个最具活力的经济集群。

从北京到上海的数千英里将在一天内归还。京沪高速铁路连接了7个省份和11个人口超过100万的城市,成为连接华北和华东的主要动脉。八年来,共运送旅客9.3亿人次,京津冀与长三角城市群之间建立了“高速铁路经济走廊”。

长江三角洲地区已基本建成一个“1-3小时”的高速轨道交通圈,呈现出同样的城市效应。高铁正在悄悄地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是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的有力推动。

随着京广高铁、广深港高铁、广珠城际铁路和厦深铁路的建成开通,粤港澳台湾地区11个城市的“内部流通”大大加快,改写了海湾地区人民的出行地图,跨区域“城市时代”即将到来。

客运看高速铁路,货运看重载。重载铁路核心技术是国际公认的反映国家综合实力的前沿技术之一。

中国能源资源分布不均,加之煤多、油少、气少,充分利用煤炭资源是确保中国能源安全的重要突破口。目前,我国煤炭运输铁路主要集中在“西煤东运”。

9月28日,世界上最长的万吨重载货运铁路豪吉铁路投入运营。中国铁路地图上增加了一条南北走向的主要能源运输走廊。

这条铁路总长超过1800公里。它始于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濠乐宝鸡南站,止于江西省吉安站。设计轴重为30吨。一列火车一次可以拉10,000吨煤。计划在2020年完成6000万吨的运输量。长期规划设计运输能力为每年2亿吨。

浩基铁路作为国家“南北煤炭运输”的新战略通道,贯穿南北,到达中部腹地,改变了中国煤炭资源由西向东,再通过海运和河运到达中部的局面。煤过去需要一个多月才能到达,最早可以在一天内通过铁路到达。

此前,大秦铁路主要负责“西煤东运”、“南煤北运”的国家战略任务,年正常运输能力达到4.5亿吨。

2014年,全长近4公里、满载3万吨货物的列车在大秦线成功测试,中国铁路重载列车牵引重量从2万吨跨越至3万吨。本次试验的成功标志着中国重载铁路技术创新的重大突破。

开放合作有助于中国智慧

铁路不断地改写着中国领土的时空格局,同时也提供了中国帮助世界发展的计划和智慧。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进一步发展,中国铁路“走出去”的步伐加快了。铁路合作项目在世界五大洲几十个国家遍地开花,谱写了与各国人民互利共赢、共同繁荣的新篇章。

历史总是在远处回响。1975年,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正式开通,这是东非与中国援助的中南非之间的一条主要交通线路。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被誉为“自由之路”和“友谊之路”。

四十二年后,作为实施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首脑会议“一带一路”倡议和“十大合作计划”的重要早期收获,肯尼亚蒙巴萨-内罗毕标准铁路(蒙奈铁路)于2017年5月31日启动并投入运营。

虽然非洲大陆的两条铁路相距近半个世纪,但它们将中非合作的历史和未来联系在一起,极大地促进了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增强了国际影响力。

今年8月,蒙奈至内罗毕铁路和马内铁路交汇处内罗毕南站列车运行指挥控制系统的更换工程完成,实现了蒙奈至内罗毕铁路和马内铁路列车运行指挥控制系统的互联互通。两条铁路成功“牵手”,达到联网运营条件。

蒙奈铁路是肯尼亚100年来第一条采用中国标准的新铁路。马内铁路是继蒙奈铁路之后中国在肯尼亚修建的第二条全中国标准铁路。两条线路都是东非铁路网的重要干线。

目前,马内铁路已完成内罗毕枢纽、苏瓦、那曲等五个车站的安装调试,即将进入全线联合调试,预计今年10月开通。

作为冉冉高铁市场的后起之秀,中国高铁性价比高已成为共识。

2016年1月,雅加达至万隆的第一条高铁线路破土动工,这是中国高铁产业链上的第一条。

雅湾高铁一期全长142公里,最高设计时速350公里。计划在2020年底前完成建设,2021年开始试运行。届时,两地的车程将从目前的3个多小时缩短至40分钟。雅湾高速铁路也将成为东南亚第一条高速铁路。

目前,老挝正处于雨季。云穿过雨,薄雾散去。中老铁路已经开始出现。桥梁和路基开始成形。设备和车辆进出隧道入口。今年是中老铁路土建工程圆满完成的关键一年。

中老铁路始于2016年12月,始于中老边境的莫汉-墨锭港,全长400多公里,到达老挝首都万象。整个铁路建设采用中国的管理和技术标准。2021年12月建成通车后,中老铁路将把老挝从一个“内陆国家”转变为一个“陆地连接国家”。

中国高速铁路的飞速发展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中国计划”为欧洲市场打开了大门。

匈牙利-塞尔维亚铁路从匈牙利布达佩斯到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全长350公里。该项目为电气化客货混合铁路,设计最高时速为200公里。近日,中铁国际有限公司和匈牙利铁路公司代表举行会谈。双方就项目合作达成进一步共识,并将加快各项工作。

俄罗斯莫斯科-喀山高速铁路是俄罗斯“2030年交通发展战略计划”中的一个重大项目,全长770公里,最高设计时速400公里。现阶段,中俄铁路企业已签署合作意向书。

从总体布局到“写意”,中欧Banliere国际物流的品牌效应逐渐显现。

从零开始,从点到面,随着“一带一路”合作格局逐步展开,“六走廊、六路、多国、多港”的主体框架基本形成,中欧银行、新海陆通道等主要通道建设取得显著成效,跨境经济走廊合作日益深化。

目前,中欧初步探索形成了多国合作的国际列车运行机制。中国、白俄罗斯、德国、哈萨克斯坦、蒙古、波兰和俄罗斯的铁路公司签署了《深化中欧合作协定》。通过阿拉山口、二连浩特、满洲里等口岸以及欧亚大陆桥等跨境铁路通道,中欧列车数量从2011年的17列增至2018年的6300列。

种植梧桐树吸引了凤凰。截至今年6月底,中欧列车服务累计近17,000列,年均增长133%。在16个国家有62个国内城市和53个海外城市。列车运行质量也得到了显著提高。今年1月至8月,重型集装箱的退货率达到99%,重型集装箱的退货率达到85%。

中欧队携带的商品种类已经从原来的电子产品、打印机和笔记本电脑扩展到200多种食品、红酒、汽车、服装等。商品种类更加多样化,更加贴近大众生活。运输的附加值显著增加。

乡村大动脉,向前飞奔!在春秋70年里,中国铁路以最快的速度改写了历史,以领先的姿态达到了顶峰,编织了一张幸福的民生网,为国家铺了一条坚强的道路,为世界贡献了中国的智慧。它的成就是显著的,在未来是可以预期的。

中国铁路

青藏铁路,世界上最高的高原铁路

大秦铁路是世界上年交通量最大的重载货运铁路

运营里程最长的戈壁沙漠铁路——乌鲁木齐至喀什和包头至兰州铁路

山区铁路穿越山区-南宁-昆明,重庆-怀化铁路

世界最高时速486.1公里的列车——北京——上海高铁——已经通过测试。

世界上第一条穿越高山季节性冻土地区的高速铁路——哈尔滨至大连高速铁路

京广高速铁路是世界上运行最长的高速铁路,横跨温带和亚热带地区,地形和地质多样,水系众多。

世界上第一条里程最长、穿越沙漠和风沙地区的高速铁路——兰州至乌鲁木齐高速铁路

海南高速铁路,世界上第一条热带环岛高速铁路

湖北11选5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app

 我要评论: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羊井殷寺新闻,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9 羊井殷寺新闻保留所有权利